为什么我的名字里有敏感词

这个人炒鸡懒,只吃粮不产粮
三国:荀郭 丕植 姜钟 马赵
痒痒鼠:酒茨 狗崽 双龙 夜青
氪与守寡人:【不吃乙女向!】许起 言棋
喜欢吃糖 讨厌玻璃渣
喜欢鬼畜
同时也是个探讨哲♂学的好伙伴!

我我我在小号上随手一抽欸!!激动

【荀郭】忆(5)

悄悄发点刀~写文不就是得“甜甜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甜”的嘛!不要揍窝!
5.
荀彧忽然就被惊醒了。
他猛地坐了起来,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几年前的一幕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现。
身边准备叫荀彧起床的侍女吓了一跳:“令君,您醒了?”
“......”
见荀彧没有回应,侍女又一次小心翼翼的说:“令君,现在已经辰时了,您不是昨日说过,辰时要去看望郭祭酒吗?”
这时荀彧才反应了过来,现在是建安十六年,公元211年,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。
而郭嘉,在建安十二年,公元207年的时候就已经逝世了。
“嗯,我们马上就走。”荀彧苦笑。
===========
第二年,荀彧因为不满曹操自封魏王而吞药自尽。
荀彧笑了。
“奉孝,彧来找你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THE EHD====================


........了吗?
哈哈不可能的啦 都说过最后是HE的啦
继续往下~
【手动滑稽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荀彧觉得昏沉沉的脑子慢慢变得清亮了。
“文若,你醒了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上方传来。
......奉孝?荀彧听到了这个声音心里一惊,他慢慢把眼睁大,微微抬了头,正好对上那双眼睛。
惊喜,无奈,激动......种种情绪混杂到了一起。
“......”
“彧一定是在做梦。”
荀彧想了想,翻了个身,又把眼睛闭上了。
“......”
好尴尬。郭嘉硬扯着嘴角笑了笑。
“文若?”郭嘉又叫了荀彧一声。
“......”荀彧十分执着的认为自己在做梦。
郭嘉轻叹口气:“嘉最最亲爱的文若哟,你现在在阴间,不是在做梦。”
“......”
“什么?!”荀彧回过了神来,有些诧异地说:“彧在阴间?”
“是啊,”郭嘉点了点头,“要不你怎么能看见嘉呢?”
“可,可是,”荀彧坐起身来,想起了以前人们说的关于阴间的传说,“如果现在彧在阴间,那奉孝为什么没有去投胎呢?现在彧不是应该去见阎王吗?”
“投什么胎啊,”郭嘉笑了,“以前阳界的人都是胡说八道啦。”
“.......?”荀彧表示自己有点懵。
郭嘉就给荀彧讲述了一些阴间的事,包括想投胎就投,不想投胎就可以在地府里找一个职位,在阴间生活等等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。
“真的吗?”荀彧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弯。
“真的啊,难道嘉还骗文若不成?”
......
“我还以为得等上个几十年才能等到文若你呢。”郭嘉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荀彧,“没想到文若你这么快就下来了。”
荀彧也笑了,不过他没说话。
“那,”荀彧问郭嘉,“我们是不是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了?”
“是啊。”郭嘉拉住了荀彧的手。
呐,真好。

真正的
================THE  END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知道结局有点烂.......不过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甜了........总之最后两个人就性福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对了!
懒惰的我终于把tag打上了😂前文点头像吧😂
悄悄地问一句 喜欢荀郭的亲们有吃丕植的吗??

【荀郭】忆(4)

走了好久才到了郭嘉说的那个地方。
的确像郭嘉说的那样,这里四面竹树环合,寂寥无人,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【划】特别寂静,环境也不错。
“怎么样?文若,喜欢这里吗?”郭嘉咳嗽了几声。
“嗯,喜欢。”荀彧笑了笑,“就是地方太远。”
“哎呀这不是重点啦,”郭嘉往一块大石头上一坐,“只要环境好就行嘛......文若若嘉饿了!”
“......不要叫彧文若若......”荀彧打开手中的纸包,递给郭嘉一个包子。
郭嘉谢了荀彧以后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荀彧则是坐到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:“慢点吃,不着急,没有人抢你的。你要是再这样着急忙慌的吃,彧就不给你了。”
郭嘉含糊不清的嗯了几下。
连续吃了三个包子的郭嘉觉得有点口干,就用牙拔出了塞就的瓶塞,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。
“好酒!”郭嘉满意的点了点头,问荀彧:“文若你不吃吗?”
荀彧摇了摇头:“彧不饿,奉孝你吃吧。还有少喝点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
荀彧叹了口气,心想,去征乌桓,自己不在旁边,这个不听话的不知道又得喝多少酒呢。
“奉孝。”
“嗯?”
“你这次还要和主公去征乌桓吗?”
郭嘉点了点头:“文若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?”
“不为什么,”荀彧又叹了口气,“奉孝能和彧一起坐守后方吗?不要再去前线了。”
“......恐怕......不行。”郭嘉迟疑的摇了摇头。
“就这一次。”荀彧补充道。
“不行。”郭嘉还是摇了摇头。
“为什么?”荀彧追问道,“奉孝不是很喜欢和彧在一起吗?”
“因为啊......”
“因为嘉恐怕活不了多久了......”郭嘉放下了包子,侧了侧身,眼神有些复杂。
“郭奉孝!”荀彧莫名有些生气,“别光在那胡说八道的!你不知道你是个乌鸦嘴吗?!”
其实荀彧早就知道郭嘉的身体越来越差了,只不过不想承认罢了。
“文若,”郭嘉正色的说,“嘉没有胡说。”
“嘉自幼体弱多病,想必文若也知道。”
“本以为到了明公这里,再多喝几副中药就能调养好的。”
“可是这恐怕是天命吧。”
“嘉的确很想和文若在一起。”
“但嘉更想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里为明公做这最后一件事。”
“这样嘉才不会后悔。”
“文若......”他一下子把荀彧抱住了,“既然嘉都已经说到这里了,那文若听嘉说几句话行吗。”
“奉......奉孝?”荀彧本想板着脸教训郭嘉几句,不要整天不是死就是活的,太不吉利,但这突如其来的一抱让他有点惊愕。
“文若......”郭嘉轻轻地在荀彧的耳边说,“嘉......好喜欢你啊......”
“......?”荀彧把眼睛睁的大大的,不知该说什么好,他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脏飞快的跳动着。
“从嘉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”
“当时嘉就想,这个哥哥长得真是好好看啊。”
“而且那么聪明,会这么多知识。”
“性格也特别温和,经常照顾嘉。”
“身上还有一种好闻的香味。”
“这么好的人,根本就找不到第二个嘛。”
郭嘉轻叹一口气:“可惜,文若不只属于嘉一个人啊。”
“但即使文若不属于嘉一个人,文若在嘉的心里也是无法替代的哦。”
“还有,要不是文若拉着我投靠明公,我才不出来呢。”
“可能......文若会觉得嘉很恶心吧......毕竟嘉喜欢一个男人......不过......文若请给嘉一个机会,让嘉把这些话说完......嘉是特意把文若带到这里来的.......因为嘉知道,如果现在不赶紧说,可能以后永远也没有机会说了吧......”
“奉孝。”荀彧打断了郭嘉的喋喋不休,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对面人的嘴。
一股酒香味,还有一种淡淡的包子味【毁气氛啊 划掉!】血腥味。
郭嘉愣住了,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开始慢慢回应荀彧。
荀彧轻轻地笑了。
“彧也喜欢奉孝啊。”

嘿嘿嘿偷偷地告诉亲们一句,还没有结束哦~
其实我有点丧病~
下次发刀哦~

【荀郭】忆(3)

越写越ooc了......【捂脸】我可能要被打......

祭酒府和尚书台离得不远,所以郭嘉很快就到了。
他大步流星地来到了自己的屋子,“嘭”的一声关上了门,然后坐在床上,猛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胸……胸口疼……
郭嘉疼的的五官都快聚在一块了,他用左手慢慢揪紧了自己胸前的衣服。
过了一会儿,屋门被小心的推开了,郭奕端着药走了进来。
“爹,您今早忘喝药了。”
不!又是那个奇苦无比的药!嘉拒绝!郭嘉在心里暗暗咆哮道,松开了揪住衣服的手,表情缓和了一些。
“爹,”郭奕有些迟疑地说,“您感觉怎么样?”
“挺好的,”郭嘉换上了那张笑眯眯的脸,“奕儿不必担心,去找长倩玩会吧,把药放下,嘉一会儿喝。”
然后郭嘉起身,把袖口处有血的外衣脱下,又换了一件衣服。
“那个,荀叔叔刚才说了,让我看着您喝。”
“啥?!”郭嘉穿衣服的手停住了,“你荀叔叔现在在哪?”完了完了要是刚才文若听见了嘉咳嗽不让买酒喝可怎么办?
“在府外呢。”郭奕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刚才我去给您拿药,正好看见荀叔叔站在府外,我就给他打了个招呼。”
“然后他就告诉你谁你看着嘉喝药?”郭嘉把话接了过来。
“对。”郭奕点头。
啊啊啊啊嘉不想喝这难喝的要死的药啊!!!郭嘉默默的在心里淌下了两行眼泪。
“荀叔叔还说了,”郭奕看了看自己爹那张要死要活的脸,“只有喝了药身体才会好,如果爹不赶紧喝药,荀叔叔就不和爹一起出去了。”
“......”
“奕儿。”
“嗯?”
“把药给嘉。”
“......是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郭嘉费了半天劲才把那碗难喝的中药喝完。
“真是不容易,”荀彧看见欢快的一只小乌鸦郭嘉朝他飞扑了过来,忍不住调侃了一句,“喝碗药比不让你喝酒还难。”
“那可不是,”郭嘉轻咳了一下,“要不是文若让嘉喝,嘉才不喝呢。”
“真的?”荀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那如果明公让你喝呢?”
“哎呀文若,”郭嘉笑了,拉住了荀彧的手,“哪有这么多如果啊,走啦走啦去买东西啦,买完了以后嘉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.
集市上。
“欸文若文若你看着发带真好看啊。”
“欸文若文若你闻一下这香料好香啊。”
“欸文若文若你听这个人吹的笛子真好听啊。”
“欸欸欸文若文若你看这个摊子的小姑娘也真的好赏心悦目啊,嘉就喜欢这种类型的......嗨,小姑娘,今年多大了.....叫什么名字啊.......啊啊啊文若你别拉着嘉啊,嘉还想和这姑娘聊聊天呢。”
“......”荀彧的心里有些无奈,“和你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那么随便,会被人认为是轻浮的。”
“哎呀呀那怕什么,”郭嘉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嘉以前一直是那个样,也不怕别人说,文若你是知道的。”
“......”
“欸欸欸文若你别走啊嘉不聊了就是了!”
小摊后的姑娘的嘴角有些抽搐,不买东西就算了吧还在这里拉拉扯扯的,难道没有人管吗??
“文若~文若~”郭嘉追了上去,“好了好了文若,嘉以后检点一些还不行吗?”
......这已经是你第三十四次说这句话了......荀彧在心里想。
“嗯......既然东西都买的差不多了,那嘉就带文若去那个好地方吧!”郭嘉看荀彧没说话,就认为他已经原谅自己的不羁了。
“那个地方在哪?”荀彧皱了皱眉,不会是.......那里吧?
“一个安静的地方。”郭嘉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从荀彧的表情上他就可以想到荀彧的心里在想什么:“文若你放心,不是那种地方,嘉刚刚向你保证了的,总之那个地方文若你肯定会喜欢的。”
“好吧。”


嗯.......那个什么......因为这是个小短篇所以可能结局会写的比较仓促......大家不要嫌弃啊【真诚】

【荀郭】忆(2)

    这是个短篇。。。

从那以后,郭嘉就经常来找荀彧玩,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——直至现在,两人一共相识了30多年。
所以荀彧才这么了解郭嘉,郭嘉不需要说话,只需向荀彧投一个眼神,荀彧就知道郭嘉想干什么。例如郭嘉刚才看了看荀彧,又看了看桂花糕。
     小馋猫。
两人入座,荀彧把桂花糕放到了桌子上。
“就知道文若对我最好了~"郭嘉咧嘴一笑,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虎牙。
郭嘉拿起一块桂花糕:"不知文若有何妙计?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荀彧笑着摆了摆手:"在奉孝面前,愚之拙见怎敢称为妙计。奉孝比彧聪明许多,想必早有破敌之计,为何还要彧替奉孝出谋划策呢。" 
郭嘉调挑了挑眉毛:"文若说的就不对了。
文若可是被明公称为吾之子房的人  ,谋略自然是无话可说,何必贬低自己来提高嘉呢?再者要不是文若向明公推荐嘉,嘉怎么可能有今日呢?好啦,你就别谦虚了。"
两人相视一笑。
‘’文若你这里还有酒吗?”郭嘉问道。
‘’你啊你,‘’荀彧一脸无奈的样子,“和你说了多少次了,你身体不好,不要喝酒。”
而郭嘉却撅了撅嘴:“好了好了我知道了,我就是问问还有酒吗,文若还没回答嘉的问题呢。”
“这和要酒喝有什么区别……”荀彧有些无语。
“不一样,”郭嘉一本正经地说,“嘉就是问问。”
“……还有几坛,不多了。”
“那我们出去买吧!”郭嘉兴奋道,“好久没和文若一起出去玩了!”
……说好的议论军情呢?
……话说马上就要出征了你不赶紧收拾东西居然跑去买酒喝。
……郭奉孝你这淡定自若的样子我荀彧都佩服你。
……再说了你身子那么弱去买两副中药还差不多。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荀彧又一次郭嘉的咳嗽声中回过了神来。
“奉孝你没事吧?”他赶紧去给郭嘉顺气。
“咳咳咳……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郭嘉用袖子遮住了嘴,“可能是被点心渣呛到了。”
“那……”荀彧看着郭嘉,“我们现在就走?”
“好好好!”郭嘉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。
“不过呢,嘉想先换一件衣服。”郭嘉睁着大眼睛看着荀彧。
“臭美。”荀彧忍不住笑了,揉了揉郭嘉毛茸茸的脑袋,“快去吧。”
“是!”郭嘉站了起来,飞快的跑出尚书台的大院,“不过有劳文若在府外等嘉一会儿哦!”
“好。”荀彧也走出了大院,“慢点跑,别着急!”
“欸!好嘞!”郭嘉大声的回应道。

真的手残。。。。

【荀郭】忆(1)

小新人
特别爱荀郭丕植
所以忍不住写了一篇
文笔不好
希望大家多多指教
先发一丢丢
历史向【虽然是个历史废】
结局强行HE
真心写的不行【捂脸】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       又到了桃花开的季节。
        而坐在窗边的荀彧却没有欣赏美景的兴致,他还有一堆公文里没有批呢。  
        “令君真是好专心呢,”一个慵懒的声音从荀彧的背后传来,“连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进来都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终于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来,扭头朝背后的金发男子微微一笑:“奉孝又来了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看到了荀彧终于知道了他的存在,名叫奉孝的男子也不客气,拉开了荀彧对面的椅子就坐了下来。“文若真的是好忙啊,每次嘉来找文若玩,文若总是在批公文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笑了笑:“帮助明公减轻负担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 荀彧是一个温和,举止优雅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无论对谁,他总是报以微笑。他的微笑能给人心安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就十分喜欢这种笑。
        意识到了郭嘉的走神,荀彧并没有去提醒他,而是低下头继续批公文。
        郭嘉回过神来,有些歉意的荀彧说:“不好意思,刚才嘉走神了,嘉这次来是想和令君商赏一赏花,然后议一下军事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军事?”荀彧顿了一下,“是这次征乌桓的事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正是。” 郭嘉微微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“不知道外面商议如何?”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正和彧意。”荀彧也站起身来,与郭嘉一起向外走去,顺便拿走了桌上的一盘桂花糕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荀彧和郭嘉很早就认识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的郭嘉是荀彧的邻居,荀彧当时十岁,而郭嘉才三四岁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回荀彧在院子里读书,读累了的时候就抬头看了看院子里的花草。突然,他发现在一个角落里,一团金色的东西在动。
       荀彧的眼神不是很好,他看了半天,也没有看出那是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  出于少年的好奇,他壮着胆子向那个角落走去,最终惊奇的发现,那竟是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荀彧开口,那个金色的小团子却开口说话了:“你是谁呀?”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荀彧和郭嘉认识了。